伽利略与北斗的“爱恨情仇”

“出钱可以,参与计划的核心技术环节不行。”

“什么?”

中国被踢出了群聊

“……”

有一句话说的好,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用这句话来形容小编今天所说的主题再贴切不过了。

相信大家都知道全球四大卫星导航系统,有美国的GPS、俄罗斯的Glonass、欧盟的Galileo和中国的Beidou。而今天本文的主角就是伽利略与北斗。

但是故事的开始要从GPS的诞生的那一天说起

在1970年美国开始研制GPS卫星,并与1995年全面投入使用并且允许民用。而当时,与美国比肩大国前苏联也于1976年开始发展GLONASS项目,1995年也基本上组成了完善的卫星星座。

导航系统对于军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于民用也是非常重要的,而老美花了大价钱做的导航系统,怎么可能免费的就给你民用呢?所以老美想了一个办法,给你民用的GPS信号降级(Selective Availability,简称SA),降低你民用使用的精度。虽然后来在2000年SA被自信的老美终止了,但是人不信啊,指不定又会使其他歪呢。

在这里小编要补充一句,虽然美国终止了SA,但是美国有能力对某一特定地区的GPS信号进行干扰以阻止敌方使用GPS并保护美军使用GPS的能力。所以,你懂的。

在当时,要么使用美国的GPS,要么使用俄罗斯的GLONASS。当然,欧洲人在当时肯定是不会使用俄罗斯的卫星导航系统的。所以只能使用美国的GPS。

但是,当时美国闹出了SA这个幺蛾子,欧洲人说我们使用你的GPS,你还给我不准确的位置信息,太过分了。一部分欧洲人还认为包括飞机导航和着陆在内的民用基础设施不应该只依赖于具有漏洞的系统,要有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

其次,一旦打起仗来,有着控制全球的GPS的美国,将有无法预计的后果,欧洲各国表示很慌,虽然我们是盟友,但是还是怕怕。最后的原因大概就是欧盟对于卫星导航系统所带来的市场考虑,几千亿的市场不能让GPS都吃了,决定要研发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

于是1999年2月伽利略诞生了,伽利略的名字首次出现欧盟委员会的文件中,并以当时的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三个国家为首的工程师联合对伽利略计划进行验证与比较。

在2003年欧盟和欧洲航空局正式商定伽利略计划。计划发射30颗卫星,接下来就应该要行动了。建立卫星导航系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首要面临的就是钱,钱,钱的问题。起初,预估费用30亿欧元。

但是欧盟和欧空局并不想掏出这么多钱,于是又有了一个计划,那就是融资。让私营公司或投资者参与进来,融资至少三分之二的钱,大概要24亿欧元。然后自己只出三分之一,6亿欧元。

好吧,你缺钱搞研发,那么我来投资加入你们,于是2003年中国投入2.3亿欧元,即2.59亿美元,用于参与伽利略30颗卫星星座的开发。中国投资的金钱大约是建造11亿颗卫星网络的预期成本的五分之一。

因为受GPS的影响,在1994年,中国也在默默的研发自己的北斗导航系统。但是造卫星也是一件难事,造着造着遇到了问题正一筹莫展时。欧洲那边也遇到问题,研发卫星导航技术需要很多钱,要找小伙伴一起。中国心想,能用钱解决的问题能叫问题?我来!

当时欧盟的声明称,制定伽利略的联合协议涵盖卫星导航,技术,制造,市场开发以及航班频率和认证等监管问题的合作。

有人出钱投资,欧盟和欧洲航天局很开心。在当时,欧洲航天局和中国科技部还在北京大学设立了卫星导航联合培训中心。

2004年10月,中国通过签署“伽利略联合承诺”(GJU)与“中国国家遥感中心”(NRSCC)之间的伽利略计划合作协议正式加入伽利略计划。

本来合作愉快,一起研发,Galileo成为继GPS和GLONASS之后的第三个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是板上钉钉的事。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在2006年,伽利略计划陷入融资僵局,公私合作伙伴关系破裂。欧盟以公共监管服务(PRS)等安全问题为由,决定将Galileo国有化欧盟化,不让其他的国家参与。当初说好一起合作研发,你却说让我只出钱就行,核心技术的研发你就别参与了。Excume me?于是在2007年,中国被踢出了伽利略计划。

对于当时欧盟这样的操作,中国也只能任人宰割,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国选择继续研发自己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

欧盟在将中国踢出伽利略计划之后,各成员国之间也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德国作为欧盟最大的财政捐助国,欧盟给点德国关于卫星导航的小利小惠是应该的,但是西班牙不同意,就闹。

欧盟执行官表示,如果在2008年1月之前还没有达成协议,伽利略项目就会死掉,你们就继续闹吧。于是,在争吵中伽利略计划就先被搁置了。

事情并没有结束,马上就到欧盟要哭的时候了…

先说一个关于卫星频段的科普,卫星在轨道上工作是需要用到卫星频率的,地球就那么大,卫星运行的轨道是有限的,所使用的频率也都是有限的,并且不同的频段的损耗率也不一样。各国卫星所使用的的频段申请与注册都需要通过国际电信联盟(ITU)。

美国作为最早研发卫星导航系统的国家,所用的卫星频段也是最好的,举个例子来说,美国用的卫星频段就相当于高速公路。而俄罗斯紧随其后,抢的是个国道。剩下了一个还过得去的省道,这也是欧盟一直想要的卫星频段。

实际上,按照国际电信联盟通用的程序,中国已经向该组织通报了准备使用的卫星发射频率。这一频率正好是欧洲“伽利略”系统准备用于“公共管理服务”的频率。

但是,在国际电信联盟下(ITU)政策,第一个以特定频率开始广播的国家将优先考虑该频率,并且任何后续用户将被要求在使用该频率之前获得许可,并确保其广播不会干扰原始频率。所以,谁先使用,频段就归谁。

接着上面说,中国在被踢出伽利略计划后,开始独立研发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并先于欧盟在2007年就发射了卫星,占据了E1,E2,E5B和E6频段,并拥有这些频率范围的主要权利。而E1、E2频段正好是为Galileo的公共监管服务(PRS)分配的。

2007年还在为卫星导航利益吵吵的欧盟顿时傻眼了,纷纷指责中国占用伽利略的卫星频率,并要求中国更换北斗导航卫星的频率。更换?当然是不可能的,被中国拒绝了。因为中国并无法律责任或义务为PRS让出频段。

在2008年的全球导航卫星系统国际委员会(ICG)会议上,通过谈判欧盟依然没能让中国改变主意。欧洲人很生气,因为频率的叠加将使伽利略公共监管服务(PRS)信号在军事目的上毫无用处。

当时,欧洲人不仅对中国人生气,还对美国人生气。指责美国没有帮助欧盟,没有向中国施压。老美要求他们遵守ITU的规定。欧洲起初研发伽利略不就是冲着美国的GPS吗,竟然还想着美国帮忙,欧洲人是生气的连这茬事都忘记了吗。

然而,中国在2010年1月又发射了第三颗“北斗”二代卫星,正式启用该频率,而欧盟连预定的三颗实验卫星都没有发射齐,注定在这场“出乎意料”的竞赛中败下阵来,从而失去对频率的所有权,从2008年到2016年,中欧开始就使用频率问题进行多轮谈判。

伽利略与北斗的爱恨情仇最终以欧洲的妥协结束了这场马拉松式的较量。

对于欧盟来说,中国是第一个非欧盟成员国表达出使用PRS的愿望,并且投资加入伽利略计划的合作伙伴。欧盟以安全为由将中国踢出局,在现在看来是错。

欧盟28个成员国,在伽利略系统研发之初,可以联合各国的工程师对卫星导航系统进行理论的探讨与实践,这是联盟起来的好处。但是在后期关键时候做出决策时,需要各成员国的一一赞成。因为各怀心思而导致伽利略项目的搁浅,在这一点上看来,联盟对伽利略项目的发展反而起到了阻碍的作用。

对于GPS、Beidou和Galileo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欧盟不能怪美国不帮你啊。

被人“利用”,继而默默研发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中国北斗从一筹莫展到今天的全球覆盖,是一代科学家和工程师的默默付出。虽说与Galileo的卫星频率覆盖,但是这就是规则。所以勾心斗角要不得,默默发展自己的技术才是硬道理。

而对于各国在卫星导航系统上的竞争,小编想说“你永远不会知道,如果你完全依赖别人的卫星,那么你什么时候会断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